服务热线:

创业5年为一个周期这些生物科技大咖已占据行业半壁江山

日期: 2019-12-11 11:28
浏览次数: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 2019-12-11

  失败的创业者都是相似的,但是成功的创业者却有他们独特的成功方式。其中有像Bob Langer, Lee Hood, 和 Tim Springer一类的学术型创业者,他们是这条创业路上的“催化剂”,但是他们不会辞掉工作,不会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完全跟小型公司联系起来。

  还有一类你可能称之为“亲力亲为型”风险资本家。他们拿出原始的科学平台或者是拥有前景的资产,同时为创业提供方向设置路径。例如Polaris Partners公司的Alan Crane of 和Third Rock Ventures公司的Kevin Starr。这是都是很有价值的工作,但是这些风险投资者都能够从风投公司拿到报酬。

  Timmerman Report梳理了本年度12位与众不同的创业者,一群肯付出全部身家同时拥有毫不重复成功记录的生物科技企业家,动脉网(微信号:vcbeat)做了编译。这类创业者会在一开始就进入处于萌芽阶段的初创公司,同时在公司处于生死关头的时候仍然努力创造价值在然后,然后一般在5年左右,这些人会进入下一个创业公司,实现新的价值。

  Michael Gilman是Padlock Therapeutics(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stol-Myers Squibb以2.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Padlock Therapeutics,最终总价值高达6亿美元,这次收购具有里程碑意义。这家公司在今年3月的时候仅仅只是1800万美元的风险资本,直到他们开始研究治疗自动免疫疾病的PAD酶药物。 Gilman先前工作的公司Stromedix被Biogen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总交易价值5.62亿美元,同样具有里程碑意义。

  Michael Gilman直到50岁才找到自己擅长的职位。几年前,他不会想到他会经营一家创业公司,从事特发性肺纤维化的研发,然后还转移到不同的生物学领域,如PAD酶。他一开始是作为冷泉港实验室的学术科学家,当时他专注研究某一个领域的知识。所有的这些专业知识都扩大了他在Ariad Pharmaceuticals和Biogen的对高级管理职位的行业理解。

  初创公司不要求Gilman成为任何领域的专家,因为没有人能在任何方面都是专家。招聘对于一个只有5-6人的公司是至关重要的。 Gilman说:“作为一个年轻的人,将你不善于做的事情看成是你的瑕疵非常容易,但是有时候,你需要学会放手。我不再是任何科学主题的主题专家,但我的科学直觉仍然完好无损。我可以倾听一个故事,虽然我不知道任何关于它的专业知识,但我还是可以判断它是否是有趣的,可行的,因为我可以发现逻辑缺陷。”

  Stagliano的职业生涯已经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她从90年代末开始就在Millennium Pharmaceuticals学习生物技术业务,就像许多其他企业家一样。她是CytomX Therapeutics(位于南旧金山)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以及基础技术的共同发明人。她于2011年离开CytomX,如今由肖恩·麦卡锡领导,CytomX去年上市,市值为3.5亿美元。

  如今她是iPierian(位于南旧金山)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是一家诱导性干细胞公司,经历了几轮管理流动,它需要Stagliano的“全新领导”.Ipierian专注于研发与Tau蛋白聚集相关疾病的治疗。不到三年,Bristol-Myers Squibb以1.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Ipierian,总交易价格为5.5亿美元。

  但是这笔交易没有把iPierian平台的机密信息泄露出去。在出售之前,Stagliano和iPierian董事会已经分拆了针对罕见疾病治疗的经典治疗相关的资产。最后这些资产成为True North Therapeutics。该公司在6月的一次科学会议上发布了前五名患者的一些初步数据,相当鼓舞人心。

  和吉尔曼一样,Stagliano说她喜欢在一个像True North这样的小公司,17个人一起朝着一个统一的目标努力。她不确定她是否想要经营一家超过50人的公司。 “我做出理智且快速的决定,同时迅速采取行动,“Stagliano说。 “对于新的东西,你会非常激动,想要把全部身家都压在上面,但我想我会在一些大型机器上面临困难的抉择,因为那里的东西不能像你一样决策的那么快,因为你不可能一直生活在边缘。”

  Aragon 和Seragon,这两家初创公司是Rich Heyman的连环出击。 Rich Heyman(在圣地亚哥)2013年7月以高达10亿美元的价格向强生公司出售了Aragon制药公司及其前列腺癌药物。在出售之前,Rich Heyman正在将公司往更远处发展,比如将其与乳腺癌相关的资产拆分为第二家公司,也就是后来的Seragon Pharmaceuticals。 不过,在这个过程沉重,将同一个团队保持完好,保持原始工作性质,然后一年后以高达1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Seragon给罗氏/基因泰克。

  Heyman是一个安静的、体贴的受采访者。目前,他与著名的癌症研究员查尔斯·索耶斯正在考虑建立另一家公司,位于南旧金山的ORIC制药公司。 在他50多岁的时候,Heyman继续在创业公司工作,因为他喜欢采取相对原始的概念来给创业公司一个方向指导。 “你的血液和你的基因决定了你热爱的事业,我喜欢初期不成熟的技术,以及在学术实验室之外的优质科学,在我心里我也是一名科学家。”

  Glaub在Genentech和Cell Genesys负责财务方面的工作。 她作为一个企业家的第一次成功发生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Plexxikon。 作为这个小型药物开发商的总裁,她与科学企业家Peter Hirth合作了十多年。他们为黑色素瘤创造了黑色素瘤药物Zelboraf,并于2011年以高达9.35亿美元的价格将该公司出售给Daiichi Sankyo。

  然后,她在另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的公司Afferent Pharmaceuticals开始了新的管理生涯。 Afferent Pharmaceuticals是主要研发治疗与特发性肺纤维化相关的慢性咳嗽和咳嗽药物,已经进入了第II期临床试验。 Merck公司已经在上个月支付了了5亿美元的预付款,以及7.5亿美元的付款,这项支付具有里程碑意义。

  Peter Van Vlasselaer是一位经过专业训练的免疫学家,他在西雅图Dendreon的获得了第一次创业经验。他在那里工作了六年,在20世纪90年代,Peter Van Vlasselaer作为早期的员工以及副总裁,当Dendreon的前列腺癌免疫治疗的失败,他在另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布里斯班的小型公司InterMune担任了高级副总裁。

  当有机会成为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的Avidia的首席执行官,他将该公司(一种用于自身免疫性疾病的IL-6抑制剂的开发商)以2006年的3.8亿美元出售给安进公司。事实证明这不是一个侥幸时间,因为他又在下一次创业活动中获得了成功,Gilead Sciences以2.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纤维化抗体的开发商Arresto Biosciences。

  在iPierian的动荡期间,他开了另一个创业活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红木城的生物科学公司Armo。在癌症免疫治疗资产价值飙升之前,他和Armo团队正在开发一种来自Merck的重组IL-10分子,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分子可能激活杀伤性T细胞。Van Vlasselaer对于恢复癌症免疫治疗的理解是,“整个免疫治疗领域已经经历了太多变革,如今又有新的发展,我认为这是好的征兆。”

  Katrine Bosley是一个家族企业家,所以参与创业公司和承担相关的风险对她来说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她一开始在一家初创公司的生物技术部门当一个管理助理,慢慢的,她在波士顿生物技术社区的一家小公司(Alkermes)开始工作,然后到了风险资本资本公司(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最后在一个更大,更多样化的中型生物技术企业(Biogen)落脚。

  Katrine Bosley总是渴望成长,开始她在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的Adnexus的治疗公司担任业务发展副总裁,直到Adnexus被Bristol-Myers Squibb收购。然后在2009年4月,她在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阿维拉治疗公司开始了她的第一个首席执行官的工作。该公司在两年前就筹集到了2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大约有30名员工。

  在后金融危机时期,她帮助其完成了B轮融资。在这个过程中,她不知不觉地开启了了一个针对Bruton酪氨酸激酶(BTK)的共价结合小分子的研发。她领导公司和白血病和淋巴瘤协会合作研发,得到了Clovis Oncology和Sanofi的关键外部验证。 Avila最终于2012年1月被Celgene以3.5亿美元收购,包括高达5.7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Katrine Bosley像所有企业家一样乐观,但她也不怯于谈论风险和不确定性。生命科学的初创公司必适应不断变化的情况。 “你不能只是对不确定感到舒适,你必须真正享受它,”Bosley说, “如果没有规则手册或指南。你知道该怎么办吗?你如何建立一个团队?”作为商业策略师,她喜欢将她的选项组织成”标签电子表格“,但是Bosley表示,在创业公司取得成功的方式往往不止一种。

  Incyte,Genomic Health和Invitae的联合创始人Randy Scott是基因组学和基因组诊断业务中最受尊敬的企业家之一。 Incyte公司后来成为了一个药物开发商,跟以前的性质完全不同,价值超过160亿美元。 Randy Scott具有足够的能力实现这些,因为基因组学的工作可以创造无法想象的价值。 Scott的下一个创业对象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红木城的Genomic Health,这家公司专注于乳腺癌的分子的诊断测试。同时, 最近他的一家合资企业 - 位于旧金山的Invitae,也正在为罕见疾病,如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等进行基因组测试。

  达特茅斯学院教授Gerngross通过GlycoFi公司的成功为他自己树立了一个成功企业家的形象。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酵母中制造工程化的抗体药物候选物,2006年默克公司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GlycoFi公司。于是Gerngross接下来决定做一些不同的事情,以确保这家公司的抗体技术不会被卖掉(这样的事情过去曾经发生过几次),Gerngross与其他人共同创立了位于黎巴嫩的Adimab, 这家公司的理念是创建一个独立的抗体发现公司,然后可以发展其技术授权给多个合作伙伴。

  如今它已经做到这一点,拥有了超过35个公司的合作伙伴关系,相关报告对它的市场估值也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Gerngross还共同创立了Arsanis; 监督达特茅斯大学的技术转让问题,以维持学术实验室。

  Troy Wilson是通过专业训练的化学家和律师,所以他在科学和商业之间的交叉点占据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2002年,Troy Wilson作为Ambrx公司(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实现了他的第一个企业家的梦想。他在那里呆了四年,带领Ambrx继续前进,并共同创立了同在圣地亚哥的intellikine公司,该公司在2011年以1.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武田药品公司。如今他是Kura Oncology的首席执行官,同时还是一个癌症药物开发商。

  Troy Wilson说,享受初创公司的部分原因是因为热爱科学,但是在正确的时间找出正确的业务是创业成功的秘诀。 “生物技术绝对是一个团队运动,”Troy Wilson说。 “我有一个技能是善于招聘厉害的人,同时帮助他们设定雄心勃勃的目标,通过激励他们让他们达到或超过这些目标。

  Bruce Montgomery是一位接受过专业训练的肺部医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主要负责开发囊性纤维化的药物。在Genentech,他致力于开发Pulmozyme。作为一个企业家,他带领团队研发可吸入抗生素妥布霉素。该公司于2000年以7亿美元收购了Chiron公司(现为诺华公司的一部分)。

  然后,他还是Corus Pharma(另外一家囊性纤维化可吸入抗生素开发商)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2006年,吉利德科学公司以3.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在吉利德高级管理层工作了几年后,Montgomery开始在新的公司Cardeas Pharma开发一种用于呼吸机相关性肺炎的新型抗生素。西雅图遗传学的联合创始人兼长期CEOClay Siegall曾经称赞Montgomery是“西雅图最顶尖的生物技术企业家”。

  Philippe Dro已经成为了欧洲最成功的连续生物技术企业家之一。 他是瑞士的Axovan的首席财务官,该公司是Actelion以1.19亿美元在2003年收购的内皮素受体拮抗剂的开发商。然后Philippe Dro开始在Endoart工作,Endoart是专门研发用于治疗病态肥胖的远程控制植入物的开发商。

  Dro作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07年以9700万美元的价格将该公司卖给了Allergan。随后,Philippe Dro在Glycovaxyn公司取得了更大的成功,Glycovaxyn是一家共轭疫苗公司,去年以1.99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GSK公司。 现在,他在奥地利的Themis Bioscience工作,这是一个生物技术初创公司,专门研发针对传染性热带疾病的疫苗。

  有时候,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并不怎么受众人欢迎。 Craig Venter绝对是生物技术领域的大牛,不过 在学术界有很多敌对方,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他公开表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效率低下,声称私人部门可以使基因组更好,更快,同时花费比政府支持的项目所要花费的更少的钱。在Celera Genomics公司, Craig Venter 第一次发现了第一个基因组学泡沫,这为他和他的公司创造了很多财富。

  不过Venter需要别的东西时,他开始了自己的研究所,这就是位于圣地亚哥的J. Craig Venter研究所。如今它有250名科学家和工作人员。同时,他还共同创立了Human Longevity,Inc.,这家公司为基因组测序的新时代提出了大胆的目标,并致力于将这项应用用于长寿和健康相关的事情。Human Longevity,Inc.在今年4月的B轮融资中筹集了2.2亿美元。

  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微信公众号
@qq.com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松岗
皇冠体育比分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